女性话题 > > 正文

抗日奇侠2我是传奇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26集

2020-06-30

  关大鞍听了萃凤跟炮墩说的话之后猜想陆宗元肯定是当时装死,然后半夜的时候从窗户逃走了。这时候秋致远失魂落魄的回来了,他告诉大家说跟自己接头的是孟若涵,她是个间谍。麻四听后说这次他相信了吧,自己跟萃凤早就说过但是秋致远就是不信。萃凤安慰秋致远说自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希望他能振作起来。

  秋致远说孟若涵已将开始怀疑他了,肯定会想办法要甄别自己,他们必须要挺过去,才能保证任务的顺利进行。秋致远晚上回到了住的地方之后细细的想了想跟孟若涵在一起发生的点点滴滴,还想了萃凤以前跟自己说的话都是对的。这时候飘飘过来抱住了秋致远说自己再也不走了,她说这次买卖不做了,以后好好过日子。

  孟若涵让马三宝去把秋致远带过来,自己一试便知,他告诉马三宝说让他把那个陆宗元带过来陪他在这里赌牌,一步也不能让他离开。然后自己亲自去趟石家庄找秋致远,看看能不能找到秋致远,到时候真假一试便知。

  秋致远在报纸上面看到了孟若涵登的寻人启事,他心想着不好了,这时候有个人过来叫秋致远让他去大和宾馆,孟若涵找他。秋致远拿出纸笔写了一个字条让飘飘给关大鞍送过去,随后自己就去了宾馆。

  飘飘去给关大鞍他们送消息的时候看见开门的是萃凤,他以为萃凤跟陆宗元有不正当的关系,就生气的走了,但是走了之后想了想又返了回去。飘飘把秋致远写的信给了关大鞍之后关大鞍说他遇上大麻烦了,要他们去大和宾馆把他给救出来。秋致远在宾馆里被马三宝和两个人在一起逼着打麻将,秋致远没有办法只好打起了麻将等着关大鞍他们。

  秋致远在打牌的时候飘飘拿着枪过来对着秋致远说不是给她发过誓说以后再也不赌了,随后他拿枪对着马三宝的头说谁要是敢动自己就开枪了,秋致远趁机赶紧跑了出来上了关大鞍弄来的车。马三宝趁飘飘不注意打昏了飘飘,麻四跟萃凤还有炮墩悄悄的上了楼准备对付马三宝。

  关大鞍在车上告诉秋致远说陆宗元的尸体不见了,秋致远说孟若涵估计现在还没有发现他的身份,只是想试探他,估计会让他自己跟陆宗元对峙,要是日本人按照那份假情报调兵的话就算是真的陆宗元出来了也来不及了。

  麻四看到了马三宝之后要杀了马三宝,马三宝吓得不行,他被困了起来蜷缩到墙角,炮墩跟萃凤制止住了麻四说让他冷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致远回去之后要给关大鞍取子弹,关大鞍让秋致远小心点,秋致远拿着一把烧过的刀子给关大鞍取出了子弹。秋致远随后说以后大家都要学会使枪,要不然怎么跟小鬼子斗,关大鞍说谁愿意用谁用,反正自己是不用。

  秋致远说以后给他们这个小组取名字叫神龙锄奸队,关大鞍任命为队长,自己是指导员,随后让炮墩当爆破手,麻五是突击手,麻四就是侦查员。这时候麻四回来了,秋致远看到麻四回来之后就拿了一把枪对着麻四说要以正军法,麻四害怕的不行,说再给他一次机会自己要戴罪立功。

  随后麻四又去打探了藏志毅的行踪和消息,藏志毅故意大声地说自己要去见孙掌柜,还说秋致远是汉奸。藏志毅随后去找了孙掌柜,他告诉孙掌柜说秋致远是汉奸,他假冒是共产党,先是杀掉了郑文博,还想杀了自己,要赶紧除掉他。麻四听到了之后心里面暗暗地相信了,以为自己是受到蒙蔽了。

  麻四回去之后跟关大鞍还有麻五他们说自己亲耳听到秋致远是汉奸,还说大家全都上了他的当了,麻四还自己分析的头头是道的,麻五跟关大鞍听后自己想了想还真相信了。麻四还给大家出主意说等秋致远来了先把他的嘴堵上,然后再做了他。

  秋致远回去之后被困了起来,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麻四说自己亲耳听到孙掌柜 跟藏志毅说他是叛徒。麻五拿着刀架在了秋致远的脖子上,让他说一句临终的遗言, 秋致远说了一番话之后关大鞍说带着秋致远去见孙掌柜对质一下。

  藏志毅的手下查清楚了秋致远他们落脚的地方,藏志毅报告给了黑川,黑川说了自己的计划,要藏志毅配合行动。秋致远去了杨柳胡同,麻四负责放风,但是他喝醉了酒,跟一个自己的同行说出了他们在开会的事情。

  秋致远去找了孙掌柜,这时候藏志毅也在场,藏志毅一口咬定秋致远就是杀害郑文博的凶手,还说秋致远是敌人的特务队长。秋致远给孙老板看了自己手里藏志毅的照片,这时候伪军的马队长接到消息带着一队伪军过来抓共产党,他在外面跟穿着便衣埋伏的日本人打了起来。

  藏志毅听到枪声之后一位自己带来的人暴露了,有点慌了神,这时候秋致远给孙掌柜看了自己写的纸条,让他问藏志毅在郑文博被杀的当天都跟谁在一起。藏志毅说漏了嘴,孙掌柜知道了他是叛徒,这时候藏志毅的人在外面开枪杀了孙掌柜,秋致远趁机跑了。

  黑川看到自己设的埋伏被马队长搅了局就带着宪兵队赶来了,这时候秋致远已经跟着关大鞍他们撤走了。藏志毅看到事情败露之后向黑川申请避避风头,黑川说他会安排的。

  麻四打听到了藏志毅要去大青山的土匪窝避避风头的消息之后告诉了秋致远他们,秋致远他们加个人计划好了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设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致远他们在半路上埋伏的时候被藏志毅的保镖发现了,关大鞍他们走了出来,这时候有个女土匪带着人抓住了他们。秋致远他们知道了这些人都是大青山的土匪,关大鞍跟那个叫横彪的二头领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跟着这些土匪上了山寨。

  关大鞍再去山寨的路上告诉秋致远说这下子他可闯祸了,这地盘可是黄拿山的地盘,让他上了山之后别乱说话。麻四在路上嘟囔着秋致远是八路,那个叫翠凤的女匪首听了之后说自己很喜欢八路军,八路军能打鬼子,随后秋致远跟那个翠凤聊了起来,他说跟他来的这几个人都是自己刚招的新兵。

  到了山寨之后关大鞍跟寨主黄老太太打了招呼,翠凤告诉她说自己在巡山的时候看见两伙人在打架,就把他们全抓了过来。秋致远跟藏志毅都再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秋致远叫黄寨主借一步说话,他告诉黄老太太自己是黑川太君的人,随后还拿出了麻四从藏志毅身上偷出来的介绍信让黄老太太看了,还说了很多奉承老太太的话。

  翠凤问关大鞍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麻四说他们是八路,对面那两个是汉奸。黄老太太问了秋致远自己的疑问,还说自己的女儿翠凤说他是八路军,怎么又现在说是黑川先生的人,秋致远说的滴水不漏。黄老太太让秋致远带着他的人先下去,说把他们当成大青山的贵客来招待。随后黄老太太又叫来藏志毅问话,藏志毅一会儿说自己是黑川派来的,但是拿不出证据,一会儿又说自己是共产党,黄老太太听后说最恨别人撒谎,随后把藏志毅关了起来。

  黄老太太跟秋致远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问了黑川答应给她的那批货的事情,秋致远说这两天就能到。翠凤告诉黄老太太说怎么能跟汉奸一起合作呢,他们都是无恶不作的畜生,黄老太太让翠凤先下去。秋致远上厕所的时候被翠凤打昏了,翠凤把他关进了猪圈,说这就是骗自己的下场。

  秋致远说让翠凤打死他把,他告诉了翠凤自己是怎么骗黄老太太的,还说自己曾经为了打鬼子还扮过女人呢,翠凤把秋致远放了出来,跟秋致远在一起说起了话,翠凤被秋致远逗得高兴得不行。秋致远给翠凤说了为什么日本鬼子敢欺负中国,随后还跟翠凤说了共产党的领袖毛主席的论持久战的思想。翠凤告诉秋致远说她也想参加八路,秋致远听后高兴地不行,他说八路军就需要她这样的神枪手,还跟翠凤亲切的握了手欢迎她的加入。

  黑川接到了一个信物,那是一朵绣着樱花的手绢,他需要无条件服从这个人的命令。黑川没有想到自己的上司就是从日本回来的孟若涵,她是日本军部的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致远带着翠凤去看了大青山,他给翠凤讲了大青山的由来还有阴山的历史,更加坚定了翠凤抗日的信心。关大鞍跟麻五猜想说秋致远现在是在笼络翠凤,因为翠凤才是黄老太太的软肋。黄老太太给横彪说她看秋致远这小子太滑头了,不一定是黑川的人,要横彪先看看情况再说。

  关大鞍告诉秋致远说黄老太太可是个不好惹的人,秋致远看着翠凤灿烂的笑容想起了跟自己有过两面之缘的女孩孟若涵。翠凤在半路上截住了黄老太太派去给黑川送信的人,给了他二十块大洋,还说有事自己罩着他,随后翠凤拿到了那封信。

  石家庄地下党组织被上级派来了一个新的领导郭勋,郭勋给大家开会说孙先生遇难以前给自己推荐过一个叫孟若涵的人,是大商人孟汝耕的女儿,现在在东亚银行上班,跟很多日本的高级首脑都有接触,并且她有爱国和抗日意愿,想把她给发展过来,组织里的人听后大多数都同意了。

  黄老太太不让秋致远的人先下山,说是等黑川太君把她要的货送过来之后就亲自送他们下山,把那两个共产党一起也送过去。翠凤找到秋致远送给了他一把手枪,说是给他拿着打鬼子的,秋致远看后高兴地不行。秋致远求翠凤帮他一个忙,翠凤被秋致远逗乐了,就答应了秋致远,秋致远在翠凤耳边耳语了几句。

  一个共产党的地下女交通员找到了孟若涵,她给孟若涵谈了中日战争之间的问题,还问孟若涵愿不愿意实现战争的胜利做出自己的贡献,孟若涵听后说自己再考虑考虑吧,那个女八路军答应了。

  藏志毅贿赂牢房看守的两个土匪,要求见黄老太太,这时候翠凤过来了,问他们有什么事情跟自己说,随后让人把藏志毅带了出来,她压着藏志毅出来了。麻四因为杀鬼子的事情跟秋致远吵了起来,关大鞍也说秋致远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抓藏志毅,他们是为了杀鬼子给死去的兄弟报仇,想跟秋致远分道扬镳。

  秋致远告诉他们说现在他们大家谁都出不去,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要大家出去之后再说。翠凤带着藏志毅给秋致远送了过去,秋致远他们打昏了藏志毅准备把他给弄下山去。就在要下山的时候黄老太太过来组织了他们,说他们要是想耍花招就别怪自己不客气。

  郭勋是共产党少有的铁路专家,他早年在东京铁路大学留学,这次主要是查清楚日军在华北铁路的核心情报,还说自己准备冒充新上任的铁路调度小泉信义打入敌人的内部。黄老太太问翠凤说为什么自己送给她的枪别在了那个小白脸的身上,是不是喜欢上他了。翠凤不好意思的说自己就是喜欢上秋致远了,黄老太太说秋致远不合适她,那小子心眼多着呢。翠凤说这是自己的事情,自己会把握好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黑川派了三个汉奸过来跟黄老太太商谈送货的事情,还拿着信件,寨子里面的土匪们带着他们上了山。黄老太太叫来翠凤的跟班虎妞问她翠凤是不是喜欢上秋致远了,虎妞说好像是的,自己还听到他们说要带走小姐。黄老太太听后说他们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干带走自己的心肝宝贝。

  横彪说自己看出来大小姐可能是真喜欢上这个秋致远了,不如就成全了他们把秋致远招个上门女婿留在山上,这样大小姐就不走了,黄老太太听后答应了。秋致远跟关大鞍正商量着如何脱身的时候横彪过来道喜说,黄老太太已经要把秋致远招为上门女婿了,秋致远听后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秋致远说这么大的事情能让他想想成吗,横彪说行,让他先想想,想好了让他告诉自己。秋致远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麻四在一边添油加醋的说着,让秋致远跟翠凤结婚。秋致远说自己要去问问翠凤去,他以为翠凤是想借这个机会帮他们下山,还说自己是求之不得,翠凤听后高兴地走了。

  孟若涵找到了跟自己见面的那个女八路顾大姐,还说她已经想好了加入他们,还想不要连累自己的父亲,顾大姐听后高兴地答应了。顾大姐给孟若涵安排了第一份任务,让她去城外乱葬岗那一份情报,十分的重要,是关于代号庐山的人可能已经发现了内奸的线索。

  秋致远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要去跟翠凤说清楚,他找到了翠凤说自己有话要对她说,秋致远给翠凤说对不起,自己不该欺骗他,他不能跟翠凤结婚。他说翠凤是一个又美丽又直率的好姑娘,但是自己不能跟她结婚,还拿出了翠凤送给他的手枪。

  翠凤听后心理面久久不能平静,她想起了跟秋致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随后她伤心地拿着枪对准了秋致远,她哭着让秋致远滚,滚得远远地,还把抢给了秋致远。秋致远出来的时候被黄老太太叫了过去,那个汉奸见到秋致远之后说他不是藏志毅,是个八路,黄老太太听后十分的生气说把她当猴耍了。

  孟若涵向自己的上级说了共产党想让自己加入的时候那个人说这是个圈套,共产党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情报交给一个刚加入的人来插手,孟若涵听后心理面有了打算。藏志毅被放了出来,黄老太太说自己冤枉他了,请他谅解,但是又说不能把秋致远交给他们,因为自己也不想得罪共产党,出了她的地盘自己就不管了。

  藏志毅回去之后告诉他的人说只有等皇军来了之后再作打算,那个汉奸告诉他说皇军今晚就到,自己是先来探路的,到时候里应外合剿灭这匪窝。麻四听见了之后来牢房里面找秋致远他们,翠凤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秋致远他们要跑,就说把秋致远给她留到天亮,自己要亲手宰了他,随后还赏了一些吃的给看门的土匪,那些土匪吃后都晕了过去。虎妞赶紧打开牢门把他们放了出来,让他们赶紧走,秋致远说走了不行,还要抓那个藏志毅,随后自己跑了回去,关大鞍跟炮墩还有麻五也跟着秋致远一起去了,麻四没有办法也跟着去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黑川带着一队日本宪兵上了山,沿路还下了一些把守路口的土匪们的枪。秋致远去了藏志毅住的屋子之后被藏志毅的保镖霍大磊给抓住了,翠凤听见枪声之后赶紧往寨子里的方向跑了过去。黄老太太也带着人赶来了,他要杀了秋致远,翠凤听后说自己要亲手杀了秋致远。

  她拿着刀子去杀秋致远的时候被秋致远夺过刀子架在了翠凤的脖子上,秋致远威胁他们说放了自己的人,然后还要把藏志毅带走。黄老太太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秋致远,秋致远他们绑着藏志毅还有翠凤一起下了山。秋致远在路上谢谢翠凤,翠凤说自己不爱听,她说自己是很恨秋致远,她说因为秋致远让她很没面子。

  翠凤还说自己其实并没有喜欢过秋致远,是黄老太太问的所以自己才这么说,随后翠凤把他们带上了大陆让那个他们走吧,还说自己不想再见到秋致远,就当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随后自己就走了。麻四发现了山下埋伏的日本兵,他赶紧告诉了秋致远,秋致远听后说不对,不是冲着他们来的,是要剿灭九鹰寨的,麻四也说自己昨天晚上听见藏志毅说要剿灭九鹰寨。

  秋致远说要赶紧回去跟黄老太太和翠凤他们报个信,随后关大鞍他们也一起去了,黄老太太知道了之后气的捶胸顿足,她说让秋致远跟关大鞍他们好好照顾翠凤,带着翠凤从后暗道往后山走。黄老太太说话的时候被霍大磊给听见了,黄老太太看着他们带着翠凤进了暗道之后求菩萨保佑他们平安,保佑翠凤平安。

  黄老太太带着不愿意走的土匪们跟日本鬼子打了起来,这时候埋伏在后山的霍大磊开枪打死了虎妞,横彪为翠凤当了一枪之后也死了。翠凤反应果断地拿枪打了霍大磊一枪,关大鞍看了地上的血迹之后说霍大磊估计活不了啦,带着翠凤跟秋致远赶紧撤走了。关大鞍在休息的时候给翠凤说了黄老太太的遗言,让她好好活着。

  黑川知道秋致远带着藏志毅又跑了之后猜想秋致远藏身的地方。秋致远在树林里歇脚的时候麻四说秋致远从一开始就在利用他们,秋致远沉默了之后说自己开始是再利用他们。关大鞍带着麻五先走了,翠凤拿着枪说自己去打鬼子报仇也走了,炮墩被被麻四也拉走了,只剩下秋致远一个人带着藏志毅去找组织。

  郭勋假扮的小泉信义去找了黑川,说自己是华北铁道部新任命的,他跟黑川寒暄了一番之后就让人好好保护他的安全,就让他下去了。随后黑川又拿出了一张郭勋身穿八路军的军服的照片看了起来,他已经知道了郭勋的身份,想看看郭勋到底是想干什么。

  秋致远带着藏志毅回自己以前落脚的破庙里面,没想到那里面早就埋伏好了日本兵,他们趁机打昏了秋致远。(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就在日本人准备抓秋致远的时候埋伏在一边的关大鞍跟翠凤还有麻五他们出手打死了那些日本鬼子,自己留下一个小队长被秋致示意给放跑了。秋致远心理面感谢的不行,高兴的说他们都回来了,翠凤说关大鞍挺关心秋致远的,就是看他太傲了想杀杀他的锐气,秋致远听后打心眼里面高兴。他说自己这回又欠了他们一次,一定要跟他们在一起等日后相报。

  秋致远问了之后知道麻四真走了,藏志毅要逃走的时候被抓了回来,翠凤要杀藏志毅,说都是因为他才害死了全寨的人。秋致远说现在还不能杀藏志毅,等他向组织上证明过了自己的清白之后藏志毅要杀要刮就随他们的便了。秋致远说现在要做的就是跟组织上取得联系,他在想黑川还有什么想不到的地方。

  秋致远逼着藏志毅说出了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备用联络点,随后他决定进一趟城里面跟组织上联系上,让大家在原地小心,有什么情况就立即转移。秋致远去了那个院子之后跟里面的人对了暗号之后,那个人去报告了顾大姐跟郭勋,说院子里有个人用的是另一套暗语。

  郭勋出来之后跟秋致远说了一番话,秋致远说自己是征文博得同事,郑文博牺牲的时候交给了自己一份锄奸密令,上面说藏志毅就是汉奸,还说自己已经抓到了藏志毅。郭勋跟着秋致远去看了藏志毅之后发现藏志毅已经被翠凤带头给打死了。郭勋看了之后说现在藏志毅已经死了,没有办法证明秋致远说的话,但是组织上已经怀疑到藏志毅了。

  随后秋致远拿出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要交给郭勋批准自己的入党请求,郭勋说自己现在还没有办法收,因为他自己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不过秋致远可以用新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决心,抗日杀鬼子的都是好汉,随后自己就先走了。秋致远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城里面把麻四给找回来,给麻四道个歉。

  秋致远去找麻四的时候听见了枪声,他跟着枪声找到了孟若涵,孟若涵去给顾大姐他们报信的时候被鬼子打伤了胳膊,她让顾大姐先走,随后自己走的时候被秋致远给拉到了一个巷子里。秋致远看孟若涵受伤了之后简单的给她止了血,这都是孟若涵设下的苦肉计,为的就是让顾大姐相信他。

  秋致远送孟若涵走的时候被翠凤看见了,翠凤一看秋致远跟一个女的在一起就吃了醋,她对秋致远冷嘲热讽了一番之后被秋致远拉走了。麻四在赌博出老千的时候被抓了个现行,随后一个叫郭二爷的带着人抓住了麻四,他知道麻四是皇军通缉的人,所以他就问麻四他的同伙在哪。麻四说自己早就跟他们散伙了,郭二爷不相信,就给麻四使了点厉害。(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致远拉着翠凤去了一家酒肆跟关大鞍他们在一起接上了头,孟老爷家的吴管家认出了关大鞍,他告诉关大鞍说孟老爷一定要见他,还说以后住的地方孟老爷已经打理好了,关大鞍听后说自己跟他去见孟老爷。关大鞍他们跟着吴管家去了孟汝耕家。

  关大鞍说秋致远这些人都是他刚招的马帮的兄弟,孟老爷让他们先在家里面住下,在后面的仓库里看货,然后等风头小了再作打算。就这样,秋致远他们在孟老爷的天域商行住了下来,秋致远心里面想这事情,翠凤看秋致远这个样子之后去开导他,还要秋致远陪她一起去喝酒。

  孟若涵在商行里面看到了秋致远,问他是干什么,他说在这里做账房的,孟若涵随后说这里是她家,孟老爷是她父亲。秋致远显得有些局促,这时候翠凤拿着酒过来看见了孟若涵,又是吃了一番醋气哄哄的进屋里去了。

  秋致远告诉大家说既然跟组织上接不上头那么就他们自己干,下一个目标就是照片上的第二个人,关大鞍看了照片之后说照片上面的是郭金铭,是石门一代的烟土和赌场的大老板,为人阴险狡诈,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汉奸。秋致远带着关大鞍他们先跟踪了郭金铭发现他进了一家日本料理店,随后郭勋也跟着黑川进了那家料理店,秋致远说那个郭勋可能是个汉奸,让炮墩跟麻五先进去打听一下风声。

  炮墩跟麻五进去了之后听见黑川和郭金铭交谈说让他出一些钱帮助日军采购物资,郭金铭还说自己抓住了一个叫麻四的从宪兵队里跑出来的土八路,要献给皇军。炮墩和麻五听见了之后赶紧出来去给秋致远说麻四被抓郭金铭抓住了,秋致远制定了营救麻四的计划。

  没想到秋致远他们在行动的时候麻五为了营救一个差点被汉奸打死的小乞丐没有沉住气先开了枪,翠凤开枪打死了几个汉奸之后跟着秋致远赶紧撤离。秋致远带着麻五翠凤他们发现关大鞍不见了,关大鞍看见郭金铭出来之后就跟上了郭金铭坐的黄包车。秋致远让大家不要冲动,他说关大鞍一定不会有事的,让大家先回去等待消息。

  秋致远他们回去之后孟老老爷诉他们说以后不能出来乱跑,现在外面十分的乱,鬼子在到处的抓人,秋致远谢了孟老爷的好意。麻五担心着关大鞍的安危,讲起了自己以前受苦的经历,正在大家担心关大鞍的时候关大鞍回来了,还拿着郭金铭的人头。

  秋致远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关大鞍说真的让他刮目相看了,翠凤也佩服得不行。关大鞍说他在郭金铭手下那里知道麻四就被关在郭金铭的烟管里面,吃了不少的苦,要想办法把麻四尽快给救出来。秋致远说他们可以穿着日本人的军服然后把麻四给救出来。麻四被关在屋子里面受了不少的气,想尽办法也没有能够逃出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致远带着关大鞍他们穿着日军的衣服假扮成日本宪兵把麻四给带走了,孟若涵去给上面的人汇报了情况,还说了郭勋近来的情况,她接到命令要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孟若涵回家的时候被翠凤给叫住了,翠凤告诉她说自己喜欢秋致远,让她离秋致远别那么近,还说跟自己抢男人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孟若涵说翠凤误会她了,秋致远只不过曾经救过自己,现在住在自己家自己只不过是以礼相待,并没有什么关系,翠凤听后走了。关大鞍跟麻四安排了他以后的工作,外面响起了枪声,鬼子又在大街上到处抓人了,关大鞍说今天他们捅了个大篓子,以后大家都要小心点。

  秋致远说必须要除掉黑川,这也是照片上的最后一个人,黑川是个无恶不作的宪兵队长,大家听后都同意除掉黑川。关大鞍说从第二天开始先摸摸黑川的底,然后再找机会动手,秋致远听后也赞成关老大的说法。

  孟若涵在家里面跟孟老爷说话,她问起了自己的母亲,孟老爷给她说了以前的往事,还说了自己跟她母亲的感情经历,随后又说了自己这么多年来无时不刻的后悔。翠凤在孟家的大院里还有屋子里似乎想起了一些关于自己童年的记忆,她其实就是孟老爷的二女儿,是孟若涵同父异母的妹妹,当年被黄老太太的土匪们给抢上了山。

  孟若涵一个人去了以前的老宅子里面,她想起了自己妹妹被土匪抢走的场景。秋致远给他们说了自己的计划,他说先制造一起爆炸事件,然后等黑川去的时候趁机在黑川坐的汽车里面放一颗炸弹。秋致远随后又说他们不如把东亚银行给炸了,这样一定能引来黑川,接着他说了自己的计划,大家都有着不同的分工。

  翠凤在干活的时候问了关大鞍他们男人都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关大鞍说他不知道别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但是自己就喜欢爽快的,不婆婆妈妈的。这时候孟若涵过来仓库找秋致远,她告诉秋致远说上次自己受伤的事情可能会有人过来问他,因为自己好几天没有去上班,随后又把秋致远给自己包扎的手绢还给了秋致远,翠凤看到之后有吃起了醋。

  郭勋去找顾大姐接头,顾大姐问他郭金铭的死是不是他带着人干的,郭勋说自己已经查了,不是他们的人干的。很可能是一伙民间抗日组织干的,带头的叫秋致远,藏志毅就是被他们给抓起来解决掉的,他要顾大姐想办法跟秋致远他们的人接上头,要把他们纳入到组织的行动中来。

  郭勋跟黑川说了自己的工作计划,还想要查清楚铁路线沿岸日军的兵力部署情况,黑川知道这就是郭勋的目的,就故意装出一份很相信他的样子,要死死的吊住郭勋这条大鱼,然后将它们一网打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孟老爷家的佣人刘妈再给孟若涵收拾屋子的时候看到了孟若涵身穿日本军装的照片,刘妈吓了一跳,孟若涵让刘妈跟着她一起去裁缝铺拿点衣服,她把刘妈骗到了一间偏僻的院子里杀害了刘妈。麻四和炮墩在跟踪郭勋的时候被郭勋发现了,郭勋认出了他们俩是秋致远的人,就告诉他们说黑川不能杀,组织上留着还有用。

  翠凤找到了孟若涵问她既然说不喜欢秋致远但是为什么还要送给秋致远手绢,孟若涵听后好言好语的跟翠凤解释了解释。郭勋找到了秋致远告诉他说黑川现在不能杀,组织上留着黑川还有用,自己一时半会儿跟他也解释不清楚,还让秋致远等自己的联系。

  秋致远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关大鞍他们,关大鞍说那郭组长明显是个汉奸,他说的话不能信,问秋致远到底是干还是不干,秋致远坚定地点了点头说干。翠凤在大街上专门买了一套衣服精心的打扮了打扮,她想改变一下自己或许秋致远能喜欢上她。秋致远发现自己做的炸弹不见了,大家想了之后觉得是郭勋给拿走的,秋致远看这次杀黑川的行动泡汤了心理面难受的不行。

  翠凤看秋致远没有吃饭就出去了,她端着饭去给秋致远送饭吃,关大鞍心里面不爽,麻四跟麻五还有炮墩都说他要是真喜欢翠凤就告诉人家,关大鞍心理面堵了气说自己就是喜欢翠凤,这就去找翠凤表白。其他三个人在屋里面等着看关大鞍的笑话,关大鞍出来看到翠凤跟秋致远在一起说得十分开心,自己默默地站了一会儿之后就回去了。

  秋致远回屋子里之后麻四告诉他说做人不能太贪了,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自己说当回白脸,说出了关大鞍喜欢翠凤。秋致远听后说他怎么不早说,自己把翠凤让给他了,关大鞍一听就火了,说自己从来不吃别人的嗟来之食。

  炮墩在院子里面实验自己做的炸弹,伪军的马队长听到声音之后带人过来抓住炮墩跟翠凤,这时候孟老爷过来问是怎么回事。孟老板给马队长塞了一些钱之后说这女的是他闺女,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二女儿,刚找到还没有相认呢。马队长答应说把翠凤给他留下,把炮墩给带走了。

  孟老板拦住了翠凤,说等关大鞍回来再做打算,还说想让翠凤做他的干女儿,翠凤说自己要是做了他的干女儿那不就是跟孟若涵那狐狸精成姐妹了。关大鞍跟秋致远回来之后孟老板说了马队长跟黑川结的愁,还说他一直想杀了黑川。秋致远听后说让孟老爷把马三宝给约出来,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炮墩被马队长给关了起来,马队长过来让炮墩说出他的同伙,还说只要炮墩说了自己就留他一条活路。这时候有个伪军过来说天域商行的吴管家求见,吴管家过来了之后说孟老爷感谢他的照顾特意在茶楼定了个房间,请他过去,马队长答应了。

  马队长去了茶楼之后发现是关大鞍,关大鞍拿枪指着马队长告诉他自己跟他谈个买卖,马队长问是什么买卖。关大鞍说自己拿黑川的人头跟他换昨天被他抓的那个兄弟,马队长听后笑着说要是这样做自己不就是成了他们的同谋了吗,关大鞍说他同意也行不同意自己就把屎盆子扣在他的头上,看他到之后怎么说。

  马队长说自己给他三天的时间让他们杀了黑川,关大鞍听后走了,马队长心里面还美滋滋的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秋致远分析说马三宝肯定有着自己的打算,他给黑川打了个电话说马队长抓了一个八路,就是上次逃跑的那个。黑川给了郭勋一份铁路沿线的地图,郭勋回去之后让顾大姐去孟家仓库找秋致远给他安排一项任务,让他尽量的拖住黑川,还说让她小心,他要去跟庐山接头。

  秋致远决定在黑川去演讲的时候杀掉黑川,他去了自己以前的学校问了以前的同事黑传来演讲的具体时间,随后就走了。秋致远不知道这是黑川故意设的一个圈套,他回去之后给大家安排了行动计划,要开枪杀掉黑川。

  这时候顾大姐来仓库找到了秋致远,秋致远高兴得不行,说自己找到组织了,还把入党申请书给了顾大姐,让顾大姐转交给郭组长。

  孟若涵跟孟老爷在下棋的时候有些心神不定,孟老爷问女儿说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孟若涵说自己就是担心家里面刘妈的安危,都这么多天了还没有下落。

  秋致远给大家说组织上告诉自己这次去杀黑川是个圈套,要他们保存实力尽量拖住黑川,帮助组织完成其他任务。晚上大家都没有睡着觉,都各自说了等打完鬼子要是还没有死都想干点什么,麻五说自己想有个家,大家都在一起,就像是亲人一样。关大鞍说自己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自己都这么大了还没有成个家。秋致远说了自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麻四说自己想开个大烟馆跟赌场还有妓院。

  第二天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大家发现麻四不见了,麻五说着麻四肯定是害怕了就临阵脱逃了,不理他了。秋致远听后说这次行动必须要有麻四,没有麻四不行,他去妓院里找到了麻四,麻四当时正跟自己的相好的玫红在一起亲热,他看见秋致远刚开始没有搭理秋致远,随后发现鬼子查房找玫红的时候吓得赶紧跳楼跟着秋致远跑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致远让麻四打开了学校的后门,秋致远去学校找了自己以前的同事,让他给自己指一下黑川和他的特务分布的位置。秋致远的人那个同事子华带秋致远去的时候秋致远给子华说了一些话,子华想了想告诉秋致远说有埋伏让他快走,秋致远赶紧撤了,鬼子也随后把住了学校的大门开始行动了。

  黑川让手下把学校里面无关的人统统疏散,然后来个瓮中捉鳖抓住秋致远,秋致远从后门出来了之后带着翠凤和麻四他们去了剧院。郭勋转了几个圈子之后去了剧院跟那个代号庐山的神秘人接头,庐山告诉郭勋说华北的八路军准备在正太铁路沿线发动百团大战,让他们组织里的人想办法炸掉日军的军火库来减轻前方战事的压力。

  秋致远弄了一张请柬之后进到了剧院里面,他进去之后发现黑川已经带着人在里面开始抓庐山跟郭勋了,郭勋为了掩护庐山同志的撤离自己被敌人捅了一刀倒在了门口,秋致远看见他之后让他坚持住,随后郭勋告诉秋致远说在戏场的桌子下面有一把枪。

  秋致远听后进了戏场去找那把枪,没想到马队长看到了秋致远,他偷偷地给秋致远扔了一把枪,示意秋致远杀掉黑川。秋致远拿起枪打了黑川一枪,这时候戏院里面一片混乱,人们惊叫着四散逃窜,秋致远趁乱趴在地上装起了死人。

  在外面等候秋致远的翠凤等人打昏了前来救援的日本医生,换上了他们的衣服进入了剧院,此时剧院的大门口也全是馅饼跟特务,顾大嫂来救援的时候壮烈牺牲。关大鞍跟翠凤他们把秋致远给抬了出来,跟黑川和郭勋在一辆卡车上。郭勋在车上临死的时候把秋致远的入党申请书给了秋致远,说自己还没有来得及交上去,他告诉秋致远说去报馆的报栏里面找组织。

  关大鞍在车上杀了黑川,孟若涵因为没有抓到抵抗分子被训斥了一顿,责令她一定要抓住破坏这次行动的人,孟若涵说自己已经查清楚这伙人就是黑川在学校要抓捕的那伙人。秋致远跟关大鞍找到马三宝换回来了炮墩,同时还说手里面有马三宝的把柄,要是他在找自己这些人的麻烦就对他不客气。

  黑川的手下龟野告诉孟若涵说秋致远是个很不好对付的人,孟若涵听后说自己知道秋致远的下落,让龟野带着人在城南十里坡埋伏,自己把他带过去。孟若涵去找了秋致远说自己想去祭奠自己的母亲,问秋致远有没有空,秋致远准备跟孟若涵一起去。这时候翠凤出来说要跟孟若涵一起去,她嫉妒孟若涵跟秋致远单独在一起。秋致远给翠凤和关大鞍安排了任务随后跟孟若涵去了郊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孟若涵跟秋致远在一起说了国家兴亡的责任,秋致远说了自己的看法,还说他理解孟若涵现在的心情,他告诉孟若涵说战争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日本发动的是不正义的战争,他们一定会灭亡的。秋致远高兴地告诉孟若涵说自己遇到了真心的知己,随后孟若涵带着秋致远循着记号一起走走。

  秋致远对一路上挂着的红布条并没有产生什么怀疑,秋致远一直跟孟若涵高谈阔论着。孟若涵问秋致远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的没有,秋致远想了想说还没有到说的时候。孟若涵问秋致远说他很细心是不是很讨女孩子喜欢,秋致远说他喜欢的人不喜欢他,他不喜欢的人喜欢自己。

  孟若涵借口想喝水让秋致远去给她着水喝,秋致远刚走的时候孟若涵被蛇给咬了一下,秋致远给孟若涵把毒吸出来了之后还要去给她找水喝。孟若涵知道秋致远要是去了就被龟野抓住了,她心理面默默的说着对不起。

  秋致远走着走着就跌倒在路上,龟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孟若涵接到命令说秋致远不能死,因为秋致远可能是唯一能和庐山联系上的人。这时候孟若涵听到了一声枪响,秋致远被龟野的人打了肚子一枪随后滚下了山。孟若涵赶紧去找秋致远,她找到了秋致远之后拉着秋致远赶紧走了,丢下一张行动取消的字条。

  翠凤在商行里面担心秋致远的安危,麻四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孤男寡女的在荒郊野外能有什么好事,这时候孟若涵带着秋致远回来了,大家看到秋致远这个样子都担心的不行。翠凤心里面更加的不是滋味,孟若涵亲自在床边照顾秋致远喝药,翠凤气的哭着走了。他说怪不得秋致远不喜欢自己,自己就是太笨了,喂个药都喂不好。

  翠凤说都是孟若涵惹的祸,她肯定有什么问题,自己一定要好好查查。关大鞍五安慰翠凤,翠凤不领关大鞍的情,他心里面只有秋致远。第二天翠凤去了孟若涵的屋子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线索,她在孟若涵的床头看到了一只自己儿时侯跟姐姐一起玩过的小猴子。随后她说自己姐姐才没有这么讨厌呢,他随后又翻起了孟若涵的东西。

  这时候孟老爷从孟若涵屋子外面过的时候听见她屋子里面有动静,进去看了之后发现是翠凤,翠凤看到了一张孟若涵跟一个男人一起的合照,她骂孟若涵真是个狐狸精。秋致远醒来之后看了关大鞍给他拿过来的报纸,得到了自己行动的计划,要他召集大家开会。

  孟若涵接到命令要在十天之内取得秋致远的信任然后知道庐山的下落。有个叫东野的日本军官来到孟家,他告诉孟老爷说自己跟孟若涵早在东京就认识,自己刚到石家庄担任铁路警备部队队长,还说自己是来向孟若涵求婚的,随后又拿出了一纸婚书。孟若涵告诉东野说自己有未婚夫了,东野听后说让她现在就把那个新郎带过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东野让孟若涵把自己的未婚夫给带过来,说自己见完了就走,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吴管家过来叫秋致远,说是家里面有很多的日本人,秋致远说自己先去看看情况要是有什么意外就让他们从后门先撤。秋致远去了孟老爷家之后孟若涵直接拉住孟若涵的胳膊说他就是自己的未婚夫。

  秋致远当时就反应过来了,当着东野的面也说自己是孟若涵的未婚夫,东野看了秋致远之后说没想到孟若涵会相中这样一个中国人。他不肯相信秋致远跟孟若涵是真的未婚夫妻关系,给他们三天时间结婚,要是不结婚就证明是假的,自己还会再来的。孟老爷问孟若涵是怎么想的,孟若涵说跟秋致远结婚也不错,孟老爷听后找了秋致远,问了他的意思,秋致远听后高兴得不行。

  孟老爷叫秋致远在自己家里面吃饭,他让秋致远替自己照顾好孟若涵,秋致远说孟若涵就是自己心目中想娶的新娘,心理面高兴得不行。孟老爷说他们俩结婚的婚事自己已经开始操办了,该有的一件都不会少,还让他们俩去买衣服照相。翠凤不知道孟老爷打的是什么关子,一会儿叫自己去吃饭,一会儿又叫秋致远去吃饭。

  翠凤在院子里教关大鞍怎么用枪,麻四跟麻五都看起了乐子,说翠凤这么厉害的女人竟然还会有人喜欢。秋致远跟孟若涵一起去照相馆照了结婚照,秋致远说自己喜欢孟若涵不是喜欢她单独的一面,是喜欢她的全部,会疼她爱她一辈子记得。他们两个人在回去的路上亲热的举动刚好被翠凤看见,孟若涵让秋致远先回去说自己有点事情。

  翠凤一直暗暗地跟踪者孟若涵,孟若涵去了一个日本酒屋跟东野见了面,说了秋致远跟庐山的事情,翠凤跟着孟若涵在屋子里面密谈的话被翠凤听见了。东野告诉孟若涵说他们的老师寺内正雄就会到来,这时候孟若涵发现了门外有人偷听,她出去看的时候发现是翠凤,她决定要杀了翠凤。

  秋致远回去之后高兴地告诉大家说自己就要结婚了,麻四问秋致远是怎么跟人家良家大小姐勾搭上了,秋致远看翠凤不在屋子里面就问翠凤干什么去了。麻五说翠凤看见秋致远跟孟若涵好上了之后就魂不守舍的。这时候翠凤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告诉大家说这地方不能在住下去了,孟若涵是个大汉奸。

  大家听后都没有真么反应,秋致远说她可以诋毁孟若涵什么都行但是不能说人家是汉奸,翠凤在解释的时候秋致远还是不相信,翠凤说秋致远会后悔的,孟若涵已经有男人了,自己还看到过她跟其他男人的照片。翠凤问秋致远为什么不相信她,秋致远说因为自己就要结婚了,他不允许别人说他未婚妻是汉奸,翠凤听后伤心的跑了,关大鞍赶紧追了出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翠凤走了之后麻五说翠凤不是那种嚼舌根的人,这件事情肯定不是翠凤空穴来风的,秋致远心思也有些乱,他说这件事情自己会查清楚地。第二天秋致远跟孟若涵看完了衣服之后孟若涵借口银行有事就先走了,秋致远一直悄悄地跟着孟若涵,秋致远跟着孟若涵去了一家画室,他进去之后看见孟若涵在让人画他们俩的结婚照。

  秋致远以为自己冤枉了孟若涵,她问孟若涵会不会怪他,孟若涵说自己没有那么小心眼,让他赶紧回去吧。秋致远走了之后东野出来了,他说孟若涵的手段真是越来越高了,秋致远回去之后被一个汉奸给认了出来,那汉奸说先跟着秋致远然后将他们的人一网打尽。

  秋致远回去之后告诉翠凤说自己跟踪孟若涵发现她不是汉奸,只不过是跟一个画画的老头见面,翠凤说秋致远冤枉她,气哄哄的走了,她让麻四想办法给他弄一台照相机,非要把孟若涵跟日本人见面的照片拍下来。秋致远给大家说刚接到消息寺内就要来了,秋致远给他们说了自己制造的误杀寺内的计划。

  翠凤在门口看见了汉奸,这时候龟野带着人过来让那些汉奸全撤走,还说这是命令,翠凤给大家说了这件事情之后还说肯定是那个狐狸精带来的。秋致远他们在墙上往外看并没有发现什么鬼子汉奸的埋伏,翠凤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秋致远趁没人的时候给翠凤道歉说自己有不对的地方,不让翠凤生他的气。翠凤说自己是真的担心他们的安危,要不是自己早走了,孟若涵的事情她说自己会拿出证据的。

  寺内来到石家庄之后是马三宝负责的接待,他去了一家饭店吃饭,给他接风的有东野还有两个日本军官。秋致远他们换上了日本人的军服,炮墩假扮成一个逃犯跑进了寺内他们吃饭的屋子里面。本来的计划是炮墩跑到寺内的身后,然后秋致远他们开枪打死寺内,没想到炮墩跑到寺内的身后被他一拳给打昏了。

  秋致远一看形势不对赶紧给他们道歉说自己是在抓犯人,让麻五和关大鞍把炮墩给背了回去。其实东野已经知道秋致远他们是来刺杀寺内的,但是看寺内没有事情也就没有识破他们,他说留着秋致远还有更重要的用处。麻四知道秋致远他们没有杀了寺内在一旁埋怨了起来,说自己是拼了命的引开马三宝没想到打水漂了。

  翠凤去孟若涵的屋子里面翻东西,孟老爷问吴管家说翠凤是不是跟自己的二女儿长得很像,他感觉翠凤就是自己的女儿。翠凤出来的时候孟老爷叫住了翠凤,给了翠凤一千块银元的银票,让她拿着买点需要的东西,翠凤没有要。孟老爷还是一直想让翠凤做他的女儿,但是再一次被翠凤给拒绝了,还说自己没有个狐狸精姐姐。(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翠凤回去之后大家都问她去哪了,翠凤说孟老爷找她去谈事情了,还说自己长得很像他一个走失多年的女儿。大家听翠凤对自己小时候的记忆,没有说太多的话,翠凤还模模糊糊的能记起一些小时候的东西。关大鞍问秋致远还有事么事情,第二天他就结婚了,秋致远说让大家帮他张罗张罗。

  秋致远跟孟若涵快要结婚的时候,在孟若涵的房间里她问了秋致远是不是抗日的抵抗分子,自己也是在吃饭的时候听到的。秋致远说是的,孟若涵听后有些生气,说秋致远为什么要瞒着她,她不是害怕受连累的那种人,秋致远给孟若涵承认了错误。孟若涵说他们都快要结婚了,以后就要在一起生活,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自己,或许自己还可以帮到她。

  孟若涵跟秋致远结了婚,虽然是因为命令和秋致远结的婚但是她心里面并没有排斥,反而感到自己有点爱上秋致远了,她心理面有点矛盾。她去了自己家以前住的老房子里面给自己的妹妹文英丢了一封信,她感觉自己的妹妹并没有死。翠凤因为秋致远跟孟若涵结了婚心里面十分的难受,她暗暗告诉自己说一定要找到证据,不能让秋致远被孟若涵给害了。

  关大鞍知道翠凤心理面难受,他去给翠凤说话劝她想开点,别多想。翠凤坐在仓库里面哭了起来,关大鞍看到翠凤哭了之后也没有了办法。秋致远跟孟若涵在洞房花烛的时候说了很多的话,孟若涵说自己要跟秋致远一起去实现他的理想,因为自己是他的妻子。

  秋致远听后自己真是太幸福了,孟若涵问了秋致远他跟关大鞍的关系,还问了他有没有上级。秋致远说自己跟关大鞍他们十分的民主,都是谁说的对就听谁的,大家都是自发地走到一起的,现在还没有上级,只要这次任务能完成就能见到上级。

  寺内正雄的任务是建一个新的华北火药库,共产党掌握了现在火药库的位置,他们以为杀了寺内就可以阻止他们的计划。孟若涵跟东野接到了命令,要等寺内完成使命之后可以让共产党杀掉,来对他们造成一种假象。同时孟若涵接到命令要杀了发现她身份的翠凤。

  孟若涵想用自己新弄的一种毒药毒死翠凤,她过来请关大鞍他们吃饭,和他们多亲近亲近,在给翠凤敬酒的时候她悄悄地在翠凤喝的酒里面下了毒药,这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目前的医学水平在石家庄是检查不出来的。她还安排了东野带着人埋伏在门口,如果翠凤没有喝酒生气的走了就让他解决掉翠凤,一定要干净利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孟若涵拿着小提琴给大家演奏了一曲,大家都说十分的好听,孟若涵随后给大家敬酒,但是翠凤没有喝酒孟若涵去激了翠凤几句,翠凤准备喝酒的时候孟老爷也拿着酒杯过来敬翠凤,但是不小心碰翻了翠凤的酒杯。随后孟若涵去扶翠凤的时候翠凤不愿意让孟若涵碰她,用的力气稍稍大了一点推翻了孟若涵。

  秋致远有点生翠凤的气,翠凤见大家都不理她就自己出来去了河边。东野拍的汉奸跟着上了翠凤,在河边准备暗杀翠凤的时候被翠凤给打死了三个汉奸,然后东野打了翠凤一枪。翠凤并没有死,第二天她来到仓库找到了秋致远告诉他说孟若涵现在就在棉花胡同跟日本人接头,秋致远这时候也刚好收到了一张写着孟若涵是汉奸的字条。

  秋致远跟着翠凤还有关大鞍去了棉花胡同看看究竟,在门口的时候秋致远他们看见一个人进了那个院子,秋致远心理面还是不愿意相信,他拿出了枪说在大是大非面前自己绝不会手软。东野在屋子里面跟孟若涵说了自己杀了翠凤的事情,秋致远他们进院子门的时候孟若涵知道了是秋致远他们来了,她来抢打死了东野随后有朝着自己的胳膊上面开了一枪。

  秋致远看到了孟若涵受伤之后把她抱回了家里,他问孟若涵这是怎么回事,孟若涵说这样做都是为了秋致远他们。因为东野一直想跟自己结婚,在日本的时候就对自己纠缠不清,现在又拿着秋致远威胁自己,说要把秋致远的人全抓到宪兵队去,自己没有办法才约他出来杀掉了他。

  孟若涵随后又问了秋致远他们是不是要杀寺内的事情,秋致远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孟若涵说是东野告诉自己的。还说自己能把寺内约出来,让秋致远跟她一起去,然后趁机杀了寺内。秋致远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关大鞍他们,关大鞍他们知道了是孟若涵的意思之后没有说什么话。

  秋致远跟孟若涵还有寺内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准备刺杀寺内,在秋致远拿出枪的时候已经被寺内给发现了,寺内拿出枪对准了孟若涵。炮墩侦察过情况之后告诉了关大鞍他们,关大鞍担心秋致远的安危就带着麻五他们去了那个饭店。

  寺内打了秋致远一枪之后用枪威胁孟若涵让秋致远说出自己的上级组织和负责人,秋致远说他们要找的庐山就是自己,是自己为了故弄玄虚而杜撰出来的代号。但是寺内听后不相信,孟若涵打掉了寺内的枪,秋致远跟寺内打了起来,寺内掐住了秋致远的脖子,这时候关大鞍推门而入用鞭子缠住了寺内的手,让孟若涵赶紧开枪。

  孟若涵开枪打死了寺内,关大鞍看了秋致远的伤势之后发现秋致远没气了,关大鞍伤心地在秋致远身上锤了起来,让他赶紧醒醒。(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大鞍叫着秋致远的名字让他醒过来,孟若涵在一边也哭了起来,关大鞍气的在秋致远胸口上锤了几下之后秋致远咳嗽了一声醒了过来,孟若涵紧紧地抱住了秋致远。这时候麻四跟翠凤过来说日本宪兵已经来了,大家赶紧撤了,麻四临走的时候还那了桌子上的一些东西。

  孟若涵给上级汇报任务的时候说秋致远还是没有说出庐山的下落,她接到命令说一定要密切密切注意秋致远的行动,还被派了马三宝作为她的副手,配合她的行动。孟老爷拿了些酒菜去跟秋致远他们一起吃饭,他说虽然不知道秋致远他们干的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但是从他们的秉性来看一定是救国救民的好事。

  秋致远给孟若涵讲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思想,还说中国肯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关大鞍跟翠凤在一起说话,翠凤问关大鞍说自己是不是太倔了,说自己就是喜欢秋致远,明知道得不到还是放不下。孟若涵告诉秋致远说如果有一天让他放弃一切跟着自己去过一种男耕女织的生活他愿意不愿意,秋致远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宁愿为孟若涵去死,孟若涵听后感动得不行。

  翠凤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了关大鞍,关大鞍说大家都不想让她走,大家早就把翠凤当成一家人了。翠凤说自己知道,但是天天看着他们俩在一起自己心里面难受。关大鞍想跟翠凤表白说自己喜欢他,但是没有说出口,麻五告诉关大鞍说这么多年了他应该有个家了,他自己看关大鞍的样子自己就难受,他想让关大鞍跟翠凤在一起。

  关大鞍拍着麻五的肩膀说自己都记住了,他会好好努力地。第二天秋致远跟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翠凤端来了一大盆自己做的面条,大家都惊讶的不行,翠凤兴致勃勃的要大家赶紧尝尝。秋致远夹了两筷子吃了一口之后咳嗽了起来,问翠凤里面放的是啥,大家看了之后都没人敢吃了,这时候关大鞍说他自己吃,而且还吃得津津有味,说这辈子能吃到翠凤做的饭是福分,不吃别后悔。

  秋致远去大街上的报栏里拿下了一分告示,他按照自己得到的方法读懂了要他在八号仓库跟组织上的人接头,秋致远心理面想不明白。翠凤烧了三炷香愿想了一番之后就决定离开了,孟若涵去了自己家的老宅子之后看到了刚烧过的香,她激动地跑出来找自己的妹妹,但是大街上早就没有了踪影。

  孟老爷问了孟若涵跟秋致远的感情相处得怎么样,还说自己看得出来秋致远十分的爱她,让她好好的珍惜这份感情,不要等到失去的时候在追悔莫。(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梦若寒回家之后秋致远问她去哪里了,他说在这漫长漆黑的夜里面给孟若涵写了一首诗,随后秋致远含情脉脉的把诗给念了出来。孟若涵听后有些忧郁,她摸着秋致远的脸流着泪水深深地问了他一下。萃凤整好了自己的东西想要离开,她心里面想着跟秋致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晚上孟若涵等秋致远睡熟了之后悄悄的起来看了秋致远从报栏上面拿回家里面的大字报。第二天秋致远跟关大鞍还有麻四麻五去跟组织里的人见面,萃凤准备走的时候发现了几个汉奸,跟着秋致远他们,关大鞍跟麻五干掉了两个跟踪的汉奸。秋致远他们到了地方之后发现跟他们接头的是孟老爷。

  孟老板说自己就是敌人想千方百计的想抓住的庐山,秋致远听后激动地拉住了孟老板的手,说终于找到组织了。孟老板夸奖他们做得很好,自己很高兴,随后孟老板说今天十一点零八分有一趟日本的军列要到达石家庄,让秋致远他们要坚决炸掉军列,这是上级的命令。

  随后孟老板说本来是组织上派人来的,但是联络站失利导致他们没有按时到达,就只能靠秋致远他们了,秋致远激动地说保证完成任务。孟若涵把那张大字报给翻译了出来,随后马三宝带兵去秋致远他们开会的八号院想要抓住秋致远。孟若涵也接到了自己的任务回家等待秋致远回来。

  孟老爷给秋致远和关大鞍说了详细的炸毁军列的计划,这时候在门口把风的麻四跟麻五发现了宪兵队来的人,赶紧给秋致远他们发信号。马队长带着他的人去了仓库之后看见了孟老爷跟秋致远还有关大鞍,孟老爷说他带着人过来干什么,马三宝说自己是准备过来捉拿逆党的。

  孟老爷说自己是个本分的生意人,和皇军合作多年,来看这个仓库就是它离铁路近是为了生意来看看的。这时候马三宝看到了屋子里的炸药跟铁锨,他问孟老板这是干什么,孟老板说自己再、是准备开银矿的。马三宝说恐怕是他们准备炸皇军的军列吧,随后还让人抓住孟老板他们。

  这时候关大鞍见他们的事情败露就来开了衣服露出了里面的炸弹,让秋致远带着孟老爷先走,自己断后,孟老爷撤离的时候中了枪,萃凤跟炮墩驾着马车去接应的时候孟老板已经快不行了。麻五在掩护秋致远他们撤退的时候中了枪,马三宝杀了麻五。(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麻四跑到大街上见麻五没有跟他见面就回去找了麻五,他看到麻五的尸体之后悲痛的叫了起来。秋致远带着孟老爷回了家之后孟老爷已经奄奄一息了,吴管家驾着那两马车引开了追捕的敌人。孟若涵问她爹是怎么中枪的,炮墩嘴快说才知道孟老板就是他们的上级,就是组织。

  孟老爷临死的时候给秋致远说了一定要完成任务,随后还说屋里的炕下面是个暗道,当他带着大家赶紧离开。孟老板说自己快不行了,让他们快走,还说让孟若涵留下来陪着自己,有若涵在就算自己被捕了也死不了,让他们出去之后有机会回来再救他。秋致远让孟若涵照顾好孟老爷,随后带着大家从暗道走了。

  孟老爷等秋致远他们走了之后告诉孟若涵说谢谢她能放秋致远他们走,其实自己早就发现了她的身份了,之所以没有揭穿是因为自己还想再给他一次改变的机会。孟若涵说自己知道了,现在就要送孟老爷去医院,孟老爷让孟若涵打死自己没说自己不想落在日本人手里,孟若涵没有下去手,孟老爷自己饮弹自尽了。

  仓井军官知道了庐山被打死了之后表扬了马三宝,他让其他人走了之后告诉孟若涵说现在是你死我亡的战争,要她不能参杂任何的个人感情。随后仓井命令孟若涵去保定见一个叫陆宗元的人,是他们策反的共产党人员,要她从陆宗元手里买回来一份共产党在华北地区的重要情报。仓井还命令孟若涵以后见到秋致远一定要杀了他。

  秋致远他们跑出去了之后分析为什么他们的行动这么快就被敌人发现立了,萃凤说肯定是孟若涵,她身上有太多太多的疑点。秋致远说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他的心已经很累了,晚上等大家都睡觉的时候秋致远拿着枪出来了。孟若涵在家里面看着自己跟秋致远的照片想起了秋致远。

  秋致远第二天回了孟老板家,但是被马三宝的人抓住了,再被押回去的路上秋致远瞅准机会跑进了秋华大剧院。马三宝抓了个跟秋致远长得一摸一样的戏子,那个戏子说自己是唱戏的陆老板,马三宝说他秋致远就是化成灰自己也能认出来,随后把那个唱戏陆宗元拉到牢房里面审问。陆宗元嚷嚷着要见他们的长官。

  秋致远跑走了之后在大街上见到了麻四,马三宝告诉仓井说自己抓住了秋致远,仓井说马三宝这次又立了大功一件,皇军会大大有赏的。仓井要孟若涵去杀了秋致远,做个了断,孟若涵走后仓井告诉马三宝说要是孟若涵真的做了什么错事就让马三宝杀了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致远他们把麻五的尸体安葬了之后关大鞍又想起了麻五说的话,大家都知道关大鞍心里面是最难过的,他们都各自跟麻五说着自己的心里话。麻四说麻五没有死,躺在里面的是他,是麻四,麻四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坚定了打的本鬼子的信心,他说以后自己就是麻五。

  孟若涵去看了那个被马三宝抓起来的陆宗元,她伤心的说带他去刑场。关大鞍回去之后让大家先打探出孟老板的情况,然后再把他们救出来,这时候麻四说不用了,孟老板在他们走了之后开枪自尽。大家听后都沉默了,秋致远给大家说这就是一名共产党人的气节,是跟大家最亲近的人。

  麻四又说他打听到梦若寒没有事,他抓了个二鬼子问出了孟若涵跟他们是一伙的,秋致远还是不肯相信,说孟若涵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汉奸,他说从今以后谁要是在说孟若涵的坏话就别怪他不讲情面。麻四也说只要让他查出来是谁害死了麻五自己一定亲手杀死她。

  马三宝把陆宗元押到刑场之后孟若涵让马三宝带着他的人先下去,还说自己有几句话要跟他说。孟若涵把陆宗元松开了之后陆宗元说他不是秋致远,是陆宗元,要见他们长官。孟若涵这时候才发现这陆宗元跟秋致远确实长得很像,她叫来马三宝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秋致远给关大鞍说孟老爷临死的时候给他说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就是有个叫陆宗元的人因为叛变要卖给日军一份重要的情报,还说那个人跟自己长得很像,要是自己能跟他掉了包就能把日军骗到八路军的包围圈,这样就能消灭更多的鬼子。

  仓井见了陆宗元之后就让孟若涵跟着陆宗元,跟他一起去保定交接情报,担心秋致远跟陆宗元掉了包。陆宗元上大街的时候被仓井拍的汉奸跟着,秋致远扮成陆宗元的样子跟着他,陆宗元的相好的一个叫飘飘的姑娘看到了秋致远以为他是陆宗元,她拉着秋致远不让秋致远走,随后萃凤出来拉走了秋致远。

  陆宗元去了自己定的包房之后飘飘告诉他说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是谁,陆宗元问了之后知道真的有个人跟他自己长得很像。他告诉飘飘说等到这笔生意做成了就把她给赎出来,带着她远走高飞,以后再也不回来了,飘飘听后抱着陆宗元亲热了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陆宗元推来了飘飘说她不要这样,飘飘以为陆宗元是讨厌她就生气地走了,陆宗元其实是在一次战斗中受了伤变成了一个太监。秋致远跟关大鞍他们正在商量着怎么调换的时候看到飘飘跑了出来,秋致远说自己有办法了。他让萃凤假扮成歌女去找陆宗元把他给灌醉了,然后自己引开特务。

  萃凤扮成了一个歌女去给陆宗元唱曲子,她在陆宗元的酒里面偷偷下了药,陆宗元喝下去了之后就趴在了桌子上面。萃凤看他不醒人世了之后就给秋致远发暗号,秋致远从房间出来了之后看见了两个汉奸,他说自己要去茅房。这时候萃凤把喝多的陆宗元给藏了起来。

  那个陆宗元其实没有和萃凤给他到得酒,他制服了萃凤问她是不是共产党过来杀自己的。关大鞍听见了萃凤的叫声之后就推门而入,他开枪打死了陆宗元,这时候有个汉奸听到枪声之后就跑到了楼上去看了怎么回事,萃凤说有贼过来抢劫,听见他们上楼之后就跑了。秋致远也跟着上了楼。

  秋致远打发走了那两个汉奸之后萃凤给他说行动失败了,陆宗元被关大鞍给打死了,秋致远让萃凤先走说自己晚上去找他们。秋致远晚上去找了关大鞍告诉他们说事已至此第二天只有自己去把假情报给交接了。

  秋致远第二天跟着马三宝去见了孟若涵,孟若涵跟秋致远相间的短短一瞬间秋致远的心就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他这才知道了孟若涵的身份,但是他还要继续把戏给演下去。麻四给炮墩和萃凤说要赶紧想办法把陆宗元的尸体给弄出来。孟若涵也在一刹那中迷失了眼前的人是不是秋致远,她已经分不清楚了,随后她又跟秋致远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随后秋致远问了孟若涵钱拿过来了吗,孟若涵给了秋致远一张支票,秋致远把自己的假情报给了孟若涵,还出言调戏了孟若涵几句。炮墩跟萃凤去了陆宗元死的那间屋子之后发现床底下陆宗元的尸体不见了,小二说陆宗元一大早就走了,萃凤看到窗户上的血之后猜想陆宗元可能没有死。

  孟若涵给秋致远倒水的时候故意划破了自己的手指流出了血,他知道秋致远晕血,是在故意试探秋致远。秋致远的反应有些异常,随后孟若涵说想听听他唱的曲子,秋致远说既然她开口了自己就给她唱一小段。秋致远把麻四叫自己唱的戏唱了一段给孟若涵听,这才打消了孟若涵的顾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三宝趁着萃凤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站了起来,他看了看时间快倒了孟若涵跟自己打电话的时间。孟若涵回了家,秋致远也赶了回去,一个汉奸看到了秋致远进了孟家,他告诉了东野说孟若涵跟秋致远在一起幽会。东野听后说孟若涵竟然敢背着仓井先生去跟秋致远见面,他带着人去了孟家。

  秋致远赶回了家之后跟孟若涵见了面,两个人先是拥抱在了一起然后又各自说了近来发生的事情。秋致远心里面跟孟若涵还是相爱的,这时候电话响了,孟若涵说自己去打个电话,秋致远看到墙上挂的结婚照片心里面是百感交集。

  马三宝偷偷拿下了电话给孟若涵打电话,孟若涵问他是怎么回事,马三宝的头上被萃凤用枪顶着说陆宗元在打麻将,随后麻四又模仿着陆宗元的声音跟孟若涵说了几句话,孟若涵这才相信的挂了电话。萃凤时候说马三宝做的不错,要是孟若涵回来他知道该怎么做吧,马三宝说自己知道该怎么说,就说陆宗元一直在打麻将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麻四威胁了马三宝一番之后就跟着萃凤他们走了,孟若涵挂了电话之后告诉秋致远说第二天要让他跟着自己一起去保定办一个孟老爷的追悼会。这时候关大鞍过来叫秋致远说鬼子来了,他让秋致远从暗道走,自己引开了鬼子,他在跑的途中被东野给打死了。秋致远没有办法就从暗道跑走了。

  秋致远回去之后说关大鞍牺牲了,现在离完成任务的期限只剩下两天了,他们一定要完成了任务才能对得起死去的兄弟。秋致远回了自己住的房间之后飘飘问他以后还会赌吗,秋致远说自己以后不会了。这时候飘飘拿着枪对着秋致远说她知道秋致远不是陆宗元,她现在就想问一句真的陆宗元现在在哪。秋致远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飘飘。

  孟若涵回去了之后问马三宝接电话的真是陆宗元吗,随后又拿出了枪威胁马三宝让他说实话,马三宝说他们在打电话的时候陆宗元的相好拿着枪过来威胁着他让陆宗元走了,但是随后自己又派人把他给抓了过来。孟若涵让东野把飘飘带过来去对峙。

  东野带了飘飘去见了孟若涵,孟若涵问了飘飘一些话之后发现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随后她杀了飘飘,让马三宝先回去休息。随后孟若涵告诉东野说自己第二天在验证一下那个人到底是秋致远还是陆宗元。麻四在外面偷听到了他们的说话。

  秋致远第二天去见了孟若涵,她问孟若涵是不是可以吧剩下的钱给结了,孟若涵告诉秋致远说请他节哀,说是他恋人飘飘小姐的。秋致远听后演的非常的像,大叫着是谁干的,要把他撕成一片一片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时候红楼的妈妈桑过来告诉秋致远说是一个叫关大鞍的人喝醉了要非礼飘飘,飘飘不从就被他杀了,秋致远听到关大鞍之后心里面想着难道关大鞍没有死。随后他问关大鞍在哪里,自己要杀了他,这时候孟若涵让人把关大鞍给带了上来,秋致远心里面惊了一下,然后孟若涵给了秋致远一把枪让他杀了关大鞍。

  秋致远拿着枪给关大鞍说了一句江湖上装死的黑话,随后就开了枪,东野试探了一下关大鞍之后给孟若涵示意关大鞍已经死了,随后孟若涵给了秋致远剩下的钱。炮墩在大街上看到了没有死的陆宗元,麻四跟萃凤把关大鞍给背了回来,关大鞍慢慢的醒来了。这时候炮墩把自己看到陆宗元的事情告诉了关大鞍他们,关大鞍听后说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拦住。

  这时候有间谍发现另一个陆宗元进了逍遥楼,赶紧报告给了孟若涵,孟若涵听后赶紧带着人去了。陆宗元去了逍遥楼之后看见了秋致远,他说今天只有一个人能走出这间屋子。孟若涵带着宪兵还有东野去了逍遥楼之后看见开门出来的人就开枪打死了他,孟若涵听见那个人说是秋致远一位被打死的是秋致远,伤心的不行。

  关大鞍他们也在逍遥楼外面打听到了秋致远被打死的消息,他说不管怎么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要把尸体给抢回来。东野叫来了马三宝说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让他把其他的抗日分子给诱捕了,随后让马三宝把那个死了的秋致远的尸体给扔在了荒地上。麻四跟关大鞍他们看到了马三宝之后就那死了几个日伪军,但是让马三宝给跑了。

  萃凤看到了地上的尸体想起了以前跟秋致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关大鞍抓住了马三宝,麻四拿着刺刀杀了马三宝给麻五报了仇。随后麻四又看着秋致远的尸体说了很多的话,关大鞍让大家都不要那么悲伤,说以后大家都是八路了,要好好的杀鬼子,直到把小鬼子给杀光为止。

  这时候日本鬼子把关大鞍他们全都给包围了,正在一点点的向关大鞍他们接近,随后关大鞍萃凤还有炮墩麻四跟鬼子打了起来。那个没有死的秋致远给东野说自己要亲手处决那些被抓的抵抗的人,东野高兴地答应了。那个秋致远带着几个鬼子在郊外准备杀了关大鞍他们,这时候秋致远拿着一挺机枪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打死了身后的鬼子。

  关大鞍他们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秋致远没有死,萃凤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秋致远给关老大他们说了当天在逍遥楼的事情。当时秋致远拿出了飘飘佩戴的手镯给陆宗元看了,他告诉陆宗元说了飘飘死了的消息,还说了飘飘的希望。(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来是陆宗元良心发现要假扮自己是秋致远,然后替秋致远去死,让他继续假扮成自己,就这样陆宗元打昏了秋致远,换上了他的衣服之后开门出来对日本鬼子开了枪然后被打死。孟若涵被仓井告知那几个抵抗的人已经被龟野抓获然后被打死了,秋致远现在也死了,让孟若涵在完成最后一项工作,拿回寺内一雄死的时候丢失的照相机,里面有新的弹药库的照片,完成这项任务之后就让她回日本。

  秋致远给大家说了孟老板给自己留下的另一个任务,就是炸掉日军在石家庄的秘密弹药库,这样就能减少我军在前线的压力。大家都说这么秘密的事情他们要怎么才能找到日军的弹药库,秋致远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孟若涵给争取过来,要是能把孟若涵给争取过啦那就好办多了。

  大家都说这样做太冒险了,秋致远说自己假扮陆宗元的时候看到孟若涵还不是冥顽不化,有争取过来的可能。萃凤偷偷跟着孟若涵去了孟家,她听见了孟若涵在孟老爷的棂前说的话,萃凤知道了孟若涵是自己的姐姐。她走进了屋子里之后对孟若涵叫了一声姐姐,孟若涵说了一声文英。

  萃凤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孟若涵告诉萃凤说她当年就是被土匪给抢走的,萃凤抱着孟若涵哭了起来,随后又跪在了孟老爷的棂前哭了起来,所自己当时为什么就没有答应做他的干女儿。随后萃凤问孟若涵为什么会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要做汉奸,她说孟若涵不是她姐姐,自己没有一个日本特务姐姐。

  萃凤不听孟若涵解释,他拿出了枪说要为爹,还有麻五以及被她害死的所有的中国人报仇,孟若涵说让萃凤开枪吧,死在他的手里面自己愿意。萃凤没有杀孟若涵,走的时候孟若涵告诉萃凤说她可以不认自己这个姐姐,但是自己一定会认她这个妹妹,随后他还问萃凤他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萃凤说他们全都上当了,是秋致远救了他们,他还活着。孟若涵告诉萃凤说自己还想再见秋致远一面,她说自己快要走了,被调回日本,想在自己临走之前见秋致远一面。东野告诉仓井说昨天杀的抗日分子没有死,而且那个陆宗元也不见了。

  萃凤回去之后告诉了秋致远自己见了孟若涵的事情,随后还说孟若涵想用他们的相机给自己照张合影留念。秋致远让麻四拿出照相机之后猜想里面肯定有重要的东西,让麻四去洗照片。萃凤把孟若涵约秋致远见面的消息告诉了秋致远,她心里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秋致远第二天去见了孟若涵,孟若涵问秋致远还爱不爱她,秋致远问她还有什么事情吗。孟若涵说就想跟秋致远刨掉信仰跟立场好好地聊一聊,她问自己能和秋致远从新开始吗,秋致远说覆水难收破镜难圆,他说孟若涵还可以重新做回一个中国人。孟若涵告诉秋致远说不要逼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两个人相对无言的沉默了好久,秋致远说曲终人散人走茶凉,这事态本就是如此。这时候东野带着人去了孟家的院子,萃凤也悄悄地去了。孟若涵拉着秋致远进了屋子里的暗格,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拉在了一起,萃凤在外面开枪引走了敌人。秋致远松开了孟若涵的手说自己走了,孟若涵哭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以后各安天命。

  秋致远出来之后告诉关大鞍说为什么幸福总是那么短暂,喜欢上一个人那么容易,忘掉一个人却是那么难。关大鞍劝秋致远想开一点,以后都会过去的。仓井知道了孟若涵又去见了秋致远,他告诉东野说要他杀了孟若涵,一个损害帝国事业的人没有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

  麻四拿回来了相机里面的照片,秋致远一看是弹药库的照片,关大鞍看了地形之后说是苍岩山,随后大家在一起商量怎么把日军的弹药库给炸了。仓井找来孟若涵说现在军队在行军,都是无线电静默,就算知道了情报是假的也晚了,他让孟若涵回日本,孟若涵说自己不想回去,要仓井再给她一次机会。仓井说让她去守护好弹药库的安全,一定要全力守卫。

  秋致远给大家都安排好了各自的任务,他让麻四拖住宪兵,让关大鞍跟萃凤在路上设伏,自己跟炮墩去炸毁弹药库。第二天秋致远跟炮墩截了一辆日军的汽车去了弹药库,宪兵队的汽车因为都被麻四给放了气行动的晚了点,孟若涵自己开了一辆汽车先去了弹药库。麻四在路上拉响了炸弹跟不少鬼子同归于尽了。

  萃凤跟关大鞍在半路上拦截东野增援部队的时候关大鞍为萃凤挡了一枪牺牲了,霍大磊他被萃凤打瞎了一只眼睛没有死,他打掉了萃凤的枪说自己就是为了报一枪之仇。关大鞍临死的时候拖住了霍大磊,萃凤打死了他。

  孟若涵去了弹药库之后追上了秋致远,他告诉看守弹药库的鬼子说秋致远车上有炸弹,日本鬼子在秋致远车上并没有发现炸弹,秋致远告诉看守的日军说要查清楚孟若涵的身份,然后自己开车走了。孟若涵看秋致远走了之后想起来了不对的地方,他大声说炸弹在她的车里面,让人赶紧去看,这时候炸弹爆炸了,军火库被炸毁了。

  秋致远跟炮墩下山之后遇见了孟若涵,孟若涵拿枪指着秋致远说他们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了结,她让秋致远举起枪。孟若涵的枪里面并没有子弹,她扣动了扳机之后炮墩开枪打了孟若涵一枪。秋致远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孟若涵,孟若涵说了一番话之后就死在了秋致远的怀里。仓井也因为弹药库被炸失职而剖腹自尽了。

  秋致远跟炮墩还有萃凤在这次行动之后受到了晋察冀分区的同志的接待,秋致远交上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炮墩也把关大鞍跟麻四麻五还带血的三份入党申请书交给了分区的同志。随后秋致远他们又接到了新的任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

-

相关阅读

dengdelio资讯网